I‘m coming back.

我过了两年的梦幻生活,每天都过得很安逸,沉浸在很多我架构的世界中,观察世界,勾画世界,用我的笔创造很多。

很多原因。

我又回到了真实世界。

我以为我不会回到原来的岗位,很多东西都删除得精光,之前写的博客也找不回来了。

事实证明,人永远都会预估错自己。

苏苏说我是一头热,包括我的姑姑也认为我像一只无头苍蝇,兜兜转转。这两年不知道干了些什么,没有看到我的成果。

Anyway,我确实没有成果。

一头热是真的,经过这些年,我认清了,我就是那种很冲动的人格,汪蒙和我分开的那个晚上,我还记得她对我说,我太冲动了,不想有这样冲动的朋友。

从那,我开始反思,我真的很冲动吗?不过脑子么?

——还真是。

无头苍蝇我是不同意,我在此间学到很多,思考很多,大三之前,我仿佛是被一只灯火吸引的流萤,朝着一个大众认为OK的目标前行,有些小风雨,我都躲过了,顺利抵达灯火旁边。

在那之前,我喜欢走在人前,我人生也没太多挫折,突然都一颗陨石砸中的时候,整个人都懵了。

我放弃了很多,丢了很多,开启一段旅程的那个日子,我丢了我去贵州时戴的黑色渔夫帽。东西跟我久了,我有留恋感。

我对苏苏说:有点伤心,不过也没什么好伤心,因为我丢的东西真的太多了。

说回正题,意外之后,我的生活慢了下来,我向无数的朋友和不了解我人生的陌生人说过,我那段过往经历,我承认我封闭过自我,不再联系任何人,我禁锢我身心,我很长时间都在抑郁中,我爬不起来,后面,又爬起来了。

这个过程我觉得我有成长,我的高中是枯燥无味只剩学习,我的大学是少年郎的意气风发,无所阻挡,但这七年是没有心智上的成长。心智上的成长是我做了一个边缘化的人物,我体会过边缘人的感受,游离在宗法社会制度之外。

至于我的身体,那我也是体会过残疾朋友的痛苦。当时我还给小华说,过马路的时候,人家都在看我,看我为什么那么慢,那么异样。

小华说你不要想太多。

唉。

后面就没多说了,多说是无意义的,有些痛苦只能自己去领悟,再好的朋友也不能跟你共情。而且我还蛮骄傲的。

我当然知道人们的目光是没有恶意,可他们看我,总是带有异样的目光。看多了,人自然是不好受的。

大学时,我总向小华自称本宝宝,后面我总给肖肖说我是个公主,到了苏苏和宫城这里,我又说我是个小霸王和娇小姐。

朋友们都说得很对,我是个娇小姐,没受过什么苦,包括现在我也有很强大的庇荫遮佑我,我的家人从不阻扰我任何决定,我要画画,他们说OK,你想清楚,但人生最好一件事做到尾。

我说我要重回以前的行业,他们说行,给你钱,你出去做。

爱他们。

三言两语无法说完我到底成长了什么,有一点是我变慢了。

也变得动情了。

做程序员的时候,根本不关注世界,花再好看也不关我的事,家人朋友比不上代码,每个人上下学班讨论的都是代码,良好的代码,功能的实现。

着急,bug解决不了着急。技术被人鄙视了,哼,要拿回一程,太多东西要去学习,晚上也要加班加点,还有要钱。

慢下后,发现周围很多有趣的世界,世界的构成如此美妙,文学有美,绘画有美,音乐有美,诗有美,任何东西都有一套审美。

城市的高楼大厦是不具备美感的。至少我的审美是。

李诞有句话说的好,审美是一个人一生的总结。

我的人生观告诉我,那样是不美的,不合适的。对,这个过程有加强我生活的审美。

我有很努力追求我喜欢的东西,可惜,没有结果。

在这个事情上,我认为创作要比工作学习困难很多,它与传统的工作模式不同,我是独立完成一件事情,盈亏自负,有的人喜欢商业性的创作,有的人喜欢表达自我的创作,自我的创作能与商业融合简直是完美的事情。

但如果不能苟同大众,那么创作者往往陷入痛苦。

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,淘汰掉一些慢悠悠的东西,碎片化的时间让观众只想看浅层的东西,如果是美,要一眼就能看到美,看到精致,能够让我一眼就能看懂这幅画。如果是故事,要一开始就进入节奏,给到爽点或者爆点,如果是音乐,一开始的节奏要好。

人们需要节省时间,人们没有太多时间为一副画,一个故事,一段悠长的音乐驻足。工作太累,休闲即是放松,动脑的事情,痛苦的事情,也不要太想。深一点的东西,市场不那么好了。

商业创作的美也很OK,但对于我来说,这种审美太浅了,我总是不自主会往深了走。

没有强烈内核的表达,让我没有表达的欲望,甚至宁可不表达。

所以我属于激情创作,全靠一股劲儿支撑下去。我不愿意去苟同,我创作一半是我的梦,梦里有我的审美,不能兼顾到大多数,另外一半,也是我的和大众重合的那部分。

也不是创作完全让人不理解的东西。

比如毕赣,我和四日就讨论过,他的电影是拍梦。自我的表达太严重,别人就不大懂了。

不过,不影响他是一个杰出的创作。

我喜欢这样的创作,我画了一个东西,有人看是马,有人看是牛,每个人都能看出点东西,浅的人看浅的,深的人看深的,你问创作者为什么会创作这些?是怎么跑出来的?

往往创作的人都会说:我不知道。

真的不知道。

因为那就是客观世界的描述,在脑子里跑的时候,就出来了。

总之这个过程很美的,还有一句。

之前的人生让我觉得人活着开心最重要,其实不是,人活着,活的明白比活的开心重要。

这是一个想到哪里,就说到哪里的开始。或许是总结,或许是什么东西。

最后,

于连说:真实,这残酷的真实。

真实世界不那么让我觉得残酷,甚至还有些心安,真实世界的变化给予我很多灵感,奇奇怪怪的人或事,让我表达的欲望蠢蠢欲动。

想勾勒他们。

最后对自己说一句,欢迎来到真实世界~

wish you happy!

相关文章
评论
  • 今天我又在焦虑什么

    时间过得好快啊,上一次写日记好像还是一个月前,这一个月又发生了太多事情 首先说一下,为什么突然更新?原因还是受到了闺蜜的刺激,发现她生长得好快,思想,学习都成长得太快,我像一个小绿苗瑟瑟发抖起来。于是,赶紧记录下这个事情,复盘下我的生...

    今天我又在焦虑什么
  • 过春天

    又要开始我罗里吧嗦的影评了。 《过春天》 看完心情涩涩的,心头有股浓烈的怅然感。 影片一开始就很吸引我,主要是置景,灯光都太美了。 起笔的时候我写,佩佩是个单亲家庭的女孩……忽然发现这样的措辞太陈旧了,太死板了。太不带有我想要的感情了...

    过春天
  • 一周书目总结

    这周看了部电影《调音师》、《小飞象》、李安的《推手》,张爱玲的小说《半生缘》,还看了一部昆曲《南柯梦》。

    一周书目总结
  • 四月份要画的画
  • 热修复热部署动态加载 在Java中,要加载一个类需要用到ClassLoaderAndroid中有三个ClassLoader分别为URLClassLoader、PathClassLoader、DexClassLoader URLClas...

  • AsyncTask阅读笔记(二)

    轮廓提取的两种方式:1.首先进行二值分割,遍历所有点,求出目标点的四个连通域,判断是否为255(白色),若4个连通域全部为255则置为0(黑色)遍历一遍,可将轮廓提取出来,但并未进行轮廓计数。若想要轮廓计数,需要再次遍历图像像素点,进...

    AsyncTask阅读笔记(二)